24小时咨询热线:023-62939940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
首页 > 品牌溯源

临江门天桥老火锅品牌溯源

重庆城历史悠久。据考证,自宋朝始建洪崖门后,各朝各代都按当时军事、交通的需要,分别筑有城墙,辟有城门,但又都很不系统、很不规范。集重庆城门之大成者,乃明朝洪武年间的重庆守将戴鼎。戴鼎在镇守重庆期间,把前人修筑的城墙、辟的城门进行了大规模的加固、修缮,并新构筑了临江门等重要城门,而临江门在当时被称为:江流砥柱临江门。

重岚叠嶂,重屋累居的重庆城,城南面长江,城北面嘉陵江。嘉陵江古称渝水,俗称巴江、巴水、涪江、渠江、汉水。重庆人则称之为内江、内水、小河。从巴江渝水西来东下的船只,入渝境进城区,扑面而来的第一道关口,那正是江流砥柱临江门。

临江门在重庆城北面靠西,位于嘉陵江的南岸,江对岸正对着的那个地方古名莺花渡,后来名兴隆桥、廖家台。临江的这座城门,戴鼎依其所处位置,因形取义命名为临江门。所谓之临江,面临的是巴江渝水嘉陵江。

傍水临江的临江门,城外是一坡长长石梯坎直抵嘉陵江边,左右两面都是山崖石岩,整座城楼恰处在七星岗、定远门的坡下,城垣在这里来了个变形向内凹陷,城门洞开地显得十分低矮逼仄。

再放眼来看,看似平庸的临江门是嘉陵江上游西来渝城的第一座水上要津,是镇守重庆西北面渝水上的第一道防线。说严重点,这里不仅是巴渝文脉重地,失却此城门危及渝城毫不夸张。故而临江门城门上这才高悬四个大字江流砥柱。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,临江门的主城门与城外的瓮城门同处在一条直线上,瓮城在前大城门在后为的就是便于防守,这种布局在渝城十七门中是绝无仅有的特例。  江流砥柱临江门,大城门之外有瓮城拱护,正码头主渡口之外有石灰码头、大码头、新码头等各具主业的水码头,正街之外又衍生出不少短街小巷,其热闹景况曾为渝城一景。

因水码头而兴的临江门,居住于此的是普通人家及船工、纤夫,为抵御风寒,驱除湿气,将回民宰牛后弃之不用的牛内脏捡回,洗净后倒入锅中,加入辣椒、花椒、姜、蒜、盐等辛辣之物,煮而食之,一来饱腹,二来驱寒、祛湿,久而久之,就成了重庆最早的也是最有名气的麻辣毛肚火锅,最后演变成了现在的临江门老火锅,而临江门天桥老火锅的前身也正是临江门老火锅,所以说临江门天桥老火锅传承了重庆百年老火锅。(注:临江门属于重庆大地名,中国商标局不能注册,所以依当时天桥之地,注册为:临江门天桥)

公元1922年5月,重庆商埠督办杨森为发展城廓交通,倡导兴建码头,江流砥柱临江门及瓮城、城垣全被拆除了。曾极一时之盛的临江门,走过了五百五十一年漫长历程,终于成了重庆古城十七门中最先遭遇厄运的第一座城门。按一般常理,建在低洼处的城门是不利防守的。临江门何以敢称江流砥柱?明代的临江门,城门虽然离江干较远,城内近在咫尺的却是府文庙、夫子池、魁星楼,学宫是祭拜孔夫子的场所,也是学子们心向往之的圣地,重庆城的文脉所在地自然格外重要耀眼夺目。

在喧嚣声中,古老的老城门在一步步走向消亡。今天的临江路与民生路、邹容路相汇处的公路地底,旧时有一条石拱隧道,穿过隧道可下坡出城,临江门城楼关口就在隧洞出口处。而今已淹埋在通衢大道脚下,恐怕再难见天光了。

岁月的风雨,褪尽了昔日的体面与尊严,但作为街名地名临江门还是侥幸地留了下来。1939年日机空袭,临江门惨遭厄运,1940年重修时,将上下石板街和临江顺城街合并为一,改名叫临江路,今为市区中心干道之一段。

渐行渐远的老城门远去了,作为大地名临江门却长存了下来,同时临江门老火锅也得以传承下来,如同江流砥柱临江门一样,成为了重庆火锅的中流砥柱。难怪乎,重庆人对临江门是那样了然于胸,亲近如故。

电脑站 手机站
网站管理登录 技术支持:博优科技